磁力泵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磁力泵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电信重组下的个体命运无力的变局

发布时间:2021-01-21 08:37:17 阅读: 来源:磁力泵厂家

电信重组的大变局对于处于最末端的基层电信职员来说,更多的是一种前程未卜的无力感。

5月23日,“世界电信日”热闹过后的第6天,中国电信重组的另一只鞋子终于“啪”一声落到楼板上。

那天,徐晓海正在参加部门的业务培训会,领导宣布完消息,大家并不意外,“年前就知道了,雪灾拖了一下,差不多就是这时间了。” 徐晓海1997年进入电信行业,目前是中国联通南方某公司CDMA网经营部的一名主管,正是要被重组的核心部门。

联通人:我们的利润比普通制造企业都要差

32岁的徐晓海在11年的电信生涯里经历了3次电信变局。第一次是1999年中国移动成立,刚进中国电信才两年的徐晓海正干得“热火朝天”,根本没有留意到从电信拨了批人去移动。接踵而至的是,2001年电信分拆为南电信、北网通,正在中国电信做互联网业务的徐晓海没有感觉到任何变化,“哪时互联网正热呢”。第三次则是2008年5月的联通分拆,而他所处的CDMA网络部门将被剥离并入中国电信。

“重组的事,传了不是一年两年了,今年谈得最厉害。”在此期间,徐晓海不断地和新旧同事,以及在电信的同学交换最新消息,并权衡着各自公司的收入、工作环境和人事关系。

资深电信专家、飞象网CEO项立刚说:“人员整合是电信重组最大的难点,重组后的人事变动,对新联通的影响较大,不太乐观地估计,未来3年都有可能受到影响,这对新联通的发展很不利。”他分析,“联通员工都面临何去何从的问题,能否到一个技术发展有较大优势,管理水平、经济实力较强的企业工作,这对他们的职场未来影响很大。”

徐晓海和他的许多同事一样,一直在为到底是随C网去中国电信,还是留在新联通左右为难,“这是个两难的抉择。从长远看,南电信在重组后还是利好的,南联通重组后会处在一个相对弱势的位置。去或不去都有风险。留的话,短期内感受不算深切,但一两年后,联通面临威胁的感觉会很重。”

徐晓海说,他所在的部门并未像其他省份那样,获知重组消息后便“静悄悄地,各揣心事”,目前,他们已开始进行相关的资产剥离工作。他始终相信,人事变局更多的是发生在领导层面,“对电信和联通,核心业务口的高层和中层,都是重点关注的对象,联通肯定愿把干得好的人才留下来,电信业也很清楚哪些是核心人物,两家都在抢。”扣除社保等福利之后,徐晓海的年收入是7万元左右,在南方省份,这算是份中上水平的收入,“前两年还算得上,现在物价涨得太厉害了。”他对外界认为电信行业是垄断行业的看法表示了不满,“我现在一听到垄断集团就头疼,媒体对电信业的关注胜过其他许多垄断行业,我们的利润比普通制造企业都要差。”他说,“大投入低产出”的CDMA让联通与移动相比越来越处于弱势,“你知道吗?移动的利润是联通的10倍!”

电信人:除了悲观还是悲观

赵刚是中国电信福建某县的大客户经理,负责跟100个网吧老板打交道。

赵刚已经去世的父亲是名老邮电员工,当时,在这个全国经济实力排名前20的县城里,他家只花300元即可装上一部程控电话,外加手机、传呼机“很好的福利”,一年下来正常收入约10万元。

1999年,赵刚进入中国电信营销岗位,“我爸那个时期,中国邮电走的是上坡路,我这个时期,中国电信江河日下”。赵刚回忆,当时他一年大概能拿6万元,最多时有6.25万元,其中包括三产投资分红。到2002年,分红没有了,年薪只有4.5万元左右。现在,赵刚的年收入为4万余元,如果再加上住房公积金等福利,有6万多元,相较最初参加工作的几年,这个数字并不能让他满意。

电信重组的传闻在赵刚和他的同事们看来,早已不是秘密,但消息真正宣布之后,许多人还是陷入到一场“恐慌”或是“悲观”的情绪里,赵刚解释,“恐慌的心态主要来自于底层员工,包括营业,包括外线,这些人认为,重组将进一步导致他们工作繁重,但收入并不能同时提高。在我们的内网里,充斥着悲观的论调,说要辞职的人越来越多,报怨也越来越大。”

赵刚认为电信重组是“瞎折腾”,“谁受损最小就是受益最大,受损最大肯定是电信,受益最大的,应该是移动,网通次之。抽干中国电信的现金流,给他一只不会下蛋的母鸡,这就是原因。”

赵刚和他的工作组很迷茫,“没有人认为,自己在这个公司过得会比以前好,有希望驱动我们去奋斗。这在我看来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,前段时间,我学习了关于职业麻木的东西。可是事实上,没有希望,没有盼望,麻木是不可避免的。”许多人都在找后路,“或自己去投资,或在外面找工作”,赵刚说他准备在电信呆到实在无法忍受时,跳槽到亲戚开的公司里做一个负责人。

网通人:我最担心浪费时间

“我最担心的问题是,因为整合而给公司带来无效率的状态,浪费青春。”网通广州公司是刚毕业的郑志民的第一份工作,但他已经感觉到身边许多同事“人心不安”,“在重组刚开始的3到5年,各层级的网通和联通之间会存在着人事斗争、公司文化整合诸多问题,这对业务开展和公司创新都存在着很大的负面影响。”

郑志民认为,此次电信重组不过是资源的重新置换,并没有产生产业结构的转变,重组后,公司效率的提升空间并不大,“很多人都知道这次的重组效率不会太好,垄断还是垄断,产业结构、产业绩效不会发生太大的改变。”他认为,此次重组中受益最大的中国电信,“受损最大不好说,但总体觉得网通和联通这两家最穷最差的合在一起,至少谈不到什么受益。”

中国联通南方某分公司的徐晓海则认为,“我觉得网通应该高兴才对,因为他也拿到了移动牌照”,而且从长远看,“南电信、北网通的受益是最大的”。他认为,重组后并入中国移动的铁通以独立事业部存在,与合并前的工作状况变化不大,“现在又背靠一个大树,他有什么不高兴?” 另外,就铁通而言,徐晓海发现,身边接触到的许多小市场老板用的就是铁通的固话,“他们的号码资源比较丰富,有很多好号,而且比较便宜,很多商贩打一枪换一个地方,这一块流动人群还是挺有市场。”

对于2008年奥运前的这次电信重组,项立刚认为,“总体而言还是好事,对于启动市场、加强竞争、减少重复建设、促进中国移动的挑战者和竞争者的发展都有价值。”他分析,“中国电信业改革主要经历了邮电分营、政企分开、移动剥离、电信拆分,这几次重组,对确立政府基本职能,政企分开,促进市场竞争,打破垄断都起了较好的作用,也是非常有价值的,除了中国电信的南北拆分,目前看效果不算太好,其他几次电信的改革应该都是比较成功的。”

双彩网手机app下载

修罗道online内购版

热血沙城官方版

圣境西游破解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