磁力泵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磁力泵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进退两难小型PE股权遭甩卖

发布时间:2020-02-03 05:16:19 阅读: 来源:磁力泵厂家

[ 受2012年资本市场低迷和A股IPO暂停等影响,PE行业陷入募资和退出两难的境地,小型PE更是首当其冲。在此情况下,利用小机构急于脱身的机会,一些大型PE在并购时趁机压价,从中获取较好的投资收益 ]

一番挣扎之后,一些小型PE终于挺不住了。

日前,深圳领航成长创业投资有限公司(下称“领航创投”)100%股权转让,通过前海金交所公开挂牌转让成功,相较于挂牌价,最终转让价没有任何溢价。事实上,2012年9月以来,PE股权被低价“甩卖”的现象并不少见。

业内人士向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分析,受2012年资本市场低迷和A股IPO暂停等影响,PE行业陷入募资和退出两难的境地,小型PE更是首当其冲。在此情况下,利用小机构急于脱身的机会,一些大型PE在并购时趁机压价,从中获取较好的投资收益。

小型PE股权被割肉转让

前海金交所公告显示,领航创投100%股权转让价为4459万元。广东中盈盛达担保公司、广州青林资本等受让方组成联合受让体,在本月初以挂牌价受让。

本报记者从产权交易平台发现,去年底以来,通过公开渠道进行的PE股权转让并不少见。仅去年9月以来,就有包头红土创投、深圳星投投资等三家PE股权,在深圳联合产权交易所,而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亦发布了数宗PE股权转让信息。

投中集团分析师万格说,近期转让PE公司股权的现象已经比较多,但以“卖公司”的方式退出的还比较少见。由于这种模式连投资项目一并打包转让,涉及的法律关系比较复杂,接盘者进入时会有顾虑。

“公开转让的一般都是国有PE或国资,按程序必须公开转让,民营转让时就不必公开,而通过非公开渠道转让的更多。”深圳一家PE公司高层告诉本报记者,被转让的一般都是成立时间短、经营不佳的小型PE。

如领航创投成立于2011年1月,上海长城亿泰股权投资有限公司(下称“长城亿泰”)成立于2010年9月,包头红土创投则成立于2010年3月。

据前海金交所披露,自成立至2012年6月底,领航创投共进行了四项股权投资,最少的投资了60.78万股,最多的150万股。而长城亿泰除了通过农业银行投资了900万元的短期委托理财外,并未披露股权投资情况。

由于不具优势,这些PE的股权只能“割肉”转让。审计资料显示,长城亿泰注册资本1亿元,2011年净利润为-24.76万元,截至2012年11月31日的净资产为950万元,而长城富国置业转让持有的50%股权挂牌仅为417万元,折价率超过10%。

中国新闻发展深圳公司、福建天安投资公司则是“平价”转让深圳星投投资股权。此前,这两家公司分别转让星投投资52.5%、3.75%股权,挂牌价为312万元、22.37万元。截至去年6月底,星投投资的净资产为594万元,与净资产相比,挂牌转让价没有任何溢价。

领航创投的情况则稍好。公开资料显示,领航创投成立于2011年1月30日,注册资本3000万元,截至2011年底,其净资产为3006万元。相较于净资产,转让方深圳中小企业融资担保集团仍然赚了1453万元,溢价近50%。

前述深圳PE高层表示,加上资金成本、运营和管理等费用,就是赚钱也不会赚很多。如果转让时按账面资产定价,那肯定是要亏了。

大型PE“被迫赚钱”

上述深圳PE高层说,股东转让PE股权,一方面可能是业务没有大的进展,对未来发展缺乏信心,另一方面则是受市场冲击,无力继续开展业务。

数据显示,2012年PE共计募资275.35亿美元,比2011年的496.06亿美元,下降了47.1%,而145家PE通过94家企业的上市实现231笔IPO退出,获得账面回报296.4亿元,较2011年的1065.5亿元下滑72.2%;平均账面回报率为4.41倍,较2011年7.22倍也大幅缩水。

万格分析,不同于大型机构,可以通过以往利润弥补经营所需,并维持投资人的信任,一些小型PE公司缺乏投资业绩,而募集资金期限已到,没法向投资人兑现收益,只能转让股权或卖项目。

公开资料显示,领航创投2011年净利润为6.02万元,投资的这些项目似乎尚未产生利润。而长城亿泰尚处于亏损之中,其2011年和2012年前三个季度分别亏损24.76万元和25.07万元。星投投资虽然成立已九年多,但目前亦未盈利,去年上半年还亏损了85万元。

前述深圳PE高层说,小型PE没有好的投资成绩,很难再取得投资人信任,更难募集到资金,因此最先受到冲击,并陷入恶性循环。他预计,今后同行间的项目交换将会多起来,这也将是小型PE未来主要的出路。

数据显示,2012年中国并购交易数量3555起,与2011年全年比较下降23%;披露交易规模3077.9亿美元,环比上升37%,达近6年最高值。

但万格认为,由于并购退出缺乏明确的定价参考对象,并购并非主流的退出方式,PE更多的还是希望以IPO方式退出,但在IPO受阻的情况下,小型PE的处境由此更加艰难。

如此一来,一些大型PE也从中得到了新的机会,利用一些小型PE急于脱手的心理,在并购时取得更多筹码。尽管对方转让时开价不高,但接盘方仍然可以乘机压价。

上述深圳PE高层说,由于市场行情不佳,大型机构亦面临募资、退出困难的情况,因此在投资上趋于谨慎,对项目的选择变得更加挑剔。

深圳另一家PE高层亦称,深圳中小企业融资担保集团发布转档领航创投的信息后,他们也和对方接触过,但发现其投资的项目中,多数状况不佳,虽然对方开价不高,但他们最终还是没有接受。

“对大型机构来说,A股IPO暂停也不完全是坏事,有些小机构急于脱手,将一些优质项目低价转让,这样我们的利润空间就大了,等于是被迫多赚了点钱。”上述PE高层说。

巨骚

猫系少女大全

空姐写真福利